他是“僵尸鼻祖 ”,李小龙的生前好友,一生只

2017-11-18 19:47 来源:网络整理

僵尸电影今复在,

一眉道人已无双!

僵尸道长


一抔黄土,青烟飘散,去年此时,雨打芭蕉,欲说还休,痛楚掺进回忆,往昔故事长,人比黄花瘦,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”


每每念起这样的句子,触景生情,总会不由地打湿眼眶,今日又是中元节,阴阳两隔,宜思念 。




一字眉,冷幽默,一脸严肃,一本正经地画符念咒;身披黄色道袍,头戴八卦巾,右手桃木剑,左手八卦镜,再加几道黄纸符;


剑尖一挑,单脚一跺,五花八门抓鬼斗僵尸;身边总有两个徒弟:帅秋生,呆文才。“抓鬼”能手的他,却时常被他们的顽皮搞到摊手。



提起功夫片会首先想到李小龙,喜剧片会想到周星驰,而提及僵尸电影,第一个闪出的名字一定是他。


他被称为“史上最让人有安全感的男主角”。只要他一出现,无论是多么恐怖的僵尸,仿似都有了寄托。他是威风凛凛的“僵尸道长”,也是我们可爱可敬的“九叔”,他是林正英。




幼年家贫,上学只上了两年的光景,便进入香港京剧团拜师学艺,在戏班的他努力的劲头,连和他一起训练的成龙都自叹不如。


17岁的他进入邵氏电影,迎来了漫无边际的跑龙套生涯,即便是接那种一句台词没有的角色,他也觉得十分满足。




一招一式足见之前下的功夫


对于穷困出身的他来说,不仅能填满肚子,而且还可以赚到60块钱。


这60块钱,他常会分做三份:一份交给师傅,感谢栽培之恩;一份寄往家中,感谢养育之恩;最后一份是留给自己,犒劳师兄弟,感谢相遇之恩。


在他19岁这年,他的人生中有两大“幸事”:一是这60元的工资;二是认识了功夫巨星李小龙,并与他缔结了深厚的友谊。




林正英为《唐山大兄》担任武术指导,作为武打明星的李小龙,当时很看不上所谓的武术指导,他认为,他们都只有一副花架子。


有一次拍摄,李小龙对林正英好意提醒:“我们就别打真的了,万一我把你打伤,会影响拍摄进度。”倔强的林正英坚持要赤手肉搏,结果李小龙飞起一脚,林正英就被踢飞了。


让李小龙意外的是,他踉踉跄跄地爬起来,咬着牙说了句:“再来!” 结果可想而知,等到他第三次爬起时,反倒是李小龙“示弱”了。他说,林正英是他见过最有韧劲的人。



后来,李小龙自编自导的《猛龙过江》与《精武门》,都邀请林正英做武术指导,他还几番叮嘱片场:林正英没来,你们一场戏都不许拍。


好景不长,林正英的好运气随着李小龙的猝然离世戛然而止,失去李小龙的他,又做回了那个暗淡无光的武术指导。


直到峰回路转,他加入洪家班,他的武指生涯才又步入佳境:他曾连续两年摘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动作指导奖,而在1982年《败家仔》中同陈勋奇对打的片段,他的咏春拳,被认为是电影史上最漂亮的咏春演绎之一。




而他的突然飙红,是在1985年出演电影《僵尸先生》中的道长一角。




他饰演一个进守皆有方的茅山道士,生性寡言的他,面对僵尸简单粗暴,不讲回旋,不留片言只语,只是偶尔和徒弟来一段冷幽默调解气氛。


而片中屏气静息躲避僵尸的方法也成为影片史上的经典镜头。




《僵尸先生》的独一无二,在香港电影界瞬时变得炙手可热,迅速掀起了“僵尸热”,1986年便有10部跟风之作火速上线。


粗制滥造的跟风之作严重败坏了观众的胃口,林正英不满足于此前的成绩,在1987年上映的《僵尸先生Ⅲ灵幻先生》,他大胆地对僵尸特质进行了补充和修正,剔除了千篇一律的“恶鬼”。


他让僵尸充满情义,有了人情味,但区别于人:“却是集贫贱、悲哀、衰败、灾祸、耻辱、惨毒、肥臭、伤痛、病死等十八个灾祸于一身”。




所以他对“人鬼恋”持怀疑态度也可以理解了。


人鬼殊途,人鬼纠缠不清,精气神会被削弱,相当于自觉减寿。所以那些和美丽女鬼谈情说爱私定终生的书生们,可以说是在用短暂的生命谈凄美的恋爱了。




跟风之作愈来愈多,却陷于黔驴技穷,林正英再次在僵尸片中注入新鲜血液:融入西方吸血鬼元素。


他和蓝乃才、蔡澜成立了一家独立制片公司,推出了第一部自导自演的电影《一眉道人》,茅山道长与基督教徒,茅山术与西方僵尸斗,本是错位、不相称的两种元素,却被巧妙糅合,制造出了迥异的喜剧效果。



九叔和他养的小僵尸,萌萌哒


此片十分满座,与林正英不计成本,精益求精有截然不可分的关系,它也拓宽了港人重新定位僵尸电影的思路。


在找到他的影片定位后,他又推出了《僵尸家族》、《灵幻先生》等片,大部分堪称经典,曾有两次提名香港金像奖。




90年代,已经露出暮气之势的僵尸电影迎来了自己的“回光返照”,林正英借势推出了他的《驱魔警察》,时间跨度从民初到现代,熟悉的茅山术配上警察搭档,堪称“最炫酷奇特的破案法”。



此后,“僵尸题材”愈来愈被市场冷淡,在林正英接拍僵尸道长第三部时,终因肝癌发作,不得不停止僵尸系列的拍摄。


而从他结束的那一刻起,僵尸电影的“传奇历史”也黯然合上了。




他的僵尸电影算不上部部都是佳作,但是,无论是服装、化妆、道具,还是每一句台词,都出其不意地值得琢磨,而精心设计的细节,创意不断:


大师哥被女鬼留在天上下刀子;小师弟在糯米上跳来跳去;僵尸野外出场自动升起的蓝绿色烟;深夜赶尸人摇起的铃铛和嘴里的念念有词;超级僵尸大boss被麦芽糖和绚烂多彩的药粉炸得噼里啪啦...





恐怖和港式无厘头结合,极其巧妙,而那时胆小的我们常将头猫进被窝,还全神贯注地盯着电影的刺激和紧张。


至今想起,依然会为这些盛放在记忆里的镜头抿起嘴。



他的生前好友常说他生活里不善言语,影片中的他同样也不苟言笑,而偶尔展露的笑脸,总有一种无邪的纯真美好绽放于心头,他大抵是上天安排来诠释另一种真性情的人吧。


这个略显木讷的男人,却用习惯性无言诠释了大爱无言、用情至深。



“石榴姐”苑琼丹出席林正英追悼会


遇到人生至爱“石榴姐”苑琼丹,却在谈婚论嫁时,狠心拒绝了她,不明不白被分手的“石榴姐”苦叹遭遇渣男,哭了一天一夜。


直至后来被告知,林正英已是肝癌晚期,不想拖累她,才将这份苦痛独自咀嚼。影片里的他是那个不畏不惧、颇有担当的道长,生活的他亦如是。


他用冷漠的拒绝给予了平生至爱以短痛,却用沉默的呵护成全了她今后的安宁和幸福,也捍卫了一个好男人该有的担当和恻隐。




世间演员层出不穷,林正英算不上最耀眼夺目的那个。但是,他的僵尸道长形象,却让我们如此怀念。


从1997到2017,在他离世的20周年,他依然是“僵尸电影”最好甚而是唯一的代名词,也是我们最好的“僵尸道长”。


一生只活了45岁的他,与僵尸相伴了15年,用三分之一的生命来陪伴,那他可以算是最好的“僵尸片匠人”了。

1998年,香港亚视(ATV)制作了一部恐怖爱情电视剧《我和僵尸有个约会》,引起广泛好评。剧集开篇的一行字看到泪目:谨以此剧献给一代僵尸道长林正英先生。




可惜,一眉道长成绝响,人间再无林正英。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